一轮缺月照明路灯未顾及处,主角雅尔洁将带着身为伙伴的一位

  光荣于上周公布了将于2016年12月22日发售的RPG游戏《无夜之国2:新月的花嫁(Nights
of Azure 2: Bride of the New Moon)》(PS4/PS
Vita)的最新情报,介绍了游戏中与伙伴及从魔搭档战斗。

    1. 3

  本作品是以「美少女与美少女和美少女互相吸引的RPG」为概念,描写着环绕于三位少女之间的牵绊。主角雅尔洁将带着身为伙伴的一位“Lily”与两只从魔来进行战斗。Lily的战斗风格将根据角色有所不同。

那天晚上,较晚。本来有月,一轮缺月照明路灯未顾及处。我去公园草地中练剑。有人在散步,有年轻人喝酒,有小孩嬉闹。蝙蝠出现在头顶,循我剑端上下飞舞。差点砍到一只蝙蝠,我停下,发觉人已很少,路灯许多已熄,不早了。

  而身为使魔的从魔们,会以在攻略关卡时发挥效果的「Tricker」与变身为武器的「Striker」等两种类型的形式登场。

正要走,月亮隐进云后,一切沦入黑暗。黑暗让我变得倦怠而被动,我本已累了。蝙蝠中间出现三个人,拉起我的手,走进草地下,走上一辆火车的车厢。我跟他们走,因为我感觉似在梦里,宿命感,主宰梦境的奇异,那一刻,竟在现实中主宰了我。

图片 1

他们住在洞穴里。十几个小时,窗外只有一片黑暗,和火车经过洞穴四壁的回音。刚开始,感到幽闭恐惧,难受、压抑。五小时、十小时、二十小时后,渐渐适应了这幽闭,毋宁说屈服了。我变得呆滞,我感到虚弱。

  置身于暗夜中的情感与命运下的三位少女们遭苍蓝之血缠身的少女

火车终于停下。走出车厢时,洞穴里的,带潮湿岩石味的冷空气令我舒畅。黑暗,风宣告着空间,但黑暗包裹得严如裹毯。我被领进一个大洞穴,一丝暖色焰光赫然出现,摇曳在四壁,水瀑,许多人在光焰中间跳舞。光仍很弱,除飘忽的人影,照不清壁上形状。我夜盲。

  雅尔洁‧亚那托利亚(アルーシェ・アナトリア)

蝙蝠在上空飞舞。他们看得见,我看着他们在黑暗中穿梭,拿进拿出祭品,食物、焚香,一切为虚灵准备的,没一个人动。他们游舞,笑,整肃礼敬,视极幽微,意志坚永如厥岩。蝙蝠盘旋祭品上,暂时还不敢下来动,礼香熏处,蝙蝠就稀些。我站在一角,带我来的三个人加入祭舞。很久,约大半夜,这些精力矍永的人也累了,纷纷隐入黑暗中,那里或有通道、街衢或房屋,但我什么也看不见。蝙蝠扑下来,劫掠祭品,礼香被挤倒,浸在水中,或被翅足碰断灭了。

  CV:千本木彩花

有祭品,且我不动,蝙蝠没有理我。地上渐渐一片狼藉,灯一盏一盏熄灭,最后剩几盏,在浓重的黑暗中尤亮着。我就注视着其中一盏。我不知道自己坐着还是站着。除一两只,蝙蝠群已在洞顶歇息了。

图片 2

恐惧开始在黑暗中醒过来,掩盖了由疲惫而来的软弱。我想我得动一动,尽管黑暗一如既往以不可侵的威严逼我遵守它的戒律,静止不动。黑暗中的动,仿佛会惊奇休憩的兽,尤类渎神。但我不能呆着,我感到双腿又痛又麻木。我跨出一步,跌倒坐在地,我已二十多小时没吃东西了。

  兼具温柔与坚强的巫女

我凭记忆摸索,找到一颗破缺的水果。水果味道新鲜,微甜,我贪婪地吞食,喉头却恶心欲吐。吃完一颗,我停下,胃里这才开始咬噬,饥饿被唤醒了,但和饥饿一同醒来对饕餮的厌憎。我又摸到一只微酵的面饼,吃下,双手捧着喝地上的潭水。

  莉莉雅娜‧赛尔芬(リリアーナ・セルフィン)

我躺下睡了一会儿,烦梦不断,醒来却都忘记了。醒来仍是一团黑暗,便闭上眼再睡。再醒再睡。直到饥饿再次催我醒来。灯全都灭了。

  CV:茅野爱衣

我爬在地上往边缘摸索,我记得那些人消失在那后面。黑暗使我畏葸不前,一寸一寸地移动。我没有喊,头顶偶有蝙蝠睁开眼如暗星。这些蝙蝠概是见惯了人,并不来扰我。闭合空间和黑暗让我不想喊。

图片 3

有一口洞穴,下是水,我到处摸索,边缘有一条木搭的小路。小路尽头一扇宽大的木门,中间摸到门环。我敲了敲,三次后,门开了,有人问:“你是谁?”

  以剑示志的骑士

我看不见她,她声音像一个女人。我说:“三个人把我带到这儿来。我坐了二十多小时火车,来到后面那个大穴里,好多人在跳舞,那三个人也加入了。跳舞过后,就没有人记得我了。”

  露恩海德‧雅利亚罗德(ルーエンハイド・アリアロド)

我尽量说得简洁,流水声中我听不见她,我不知道她还在不在。我说完她沉默一刻,我以为她不在了。但一刻后,她说:“那你先进来吧,我去帮你问问村长。”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